他们说有些结果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

这是一个卑微的团体,但是我们志向是伟大的
2019年4月3日
挂一个烂人
2019年4月5日
Show all

他们说有些结果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

他们说有些结果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

你不相信注定,所以你踏上了这片土地。一年以后的今天此时当你回忆起这个世界的一切,仍会首先想起树林葱郁的北郡山谷,沉湎的小河穿过绿色的土地,修道院里的人们表情虔诚,一位士官严肃地叫你新兵,而在马厩里隐居着你的盗贼导师,他教会你如何潜行、扒窃和暗杀,他一定曾是位声名显赫的大人物。

这个祥和的景象在你的脑海中就此定格如是。你站在往日的土地上俯视流水就如同仰望天空同样的平静。

你从不曾刻意寻觅,但记忆总是不期而遇。在这个世界的第一天你升到了7级,一个摇头晃脑举着锄头的狗头人挥舞着手中的蜡烛朝你绝望地大叫:“You no take my candle!”你为这傻里傻气的宣言笑了,放下了手中的匕首。你潜行到矿洞中完成了侦察任务而没有抢走他视若珍宝的蜡烛,但你从未想过蜡烛对一个狗头人意味着什么,正如你从不知道在你手中的梦想对你意味着什么。

但现在的你有些明白了,不是吗。

一年以后的今天当你推开记忆的门,艾尔文森林里滋润的青草争先恐后地爬上你的脚踝,每一只兔子每一头奶牛和Crazy CatLady屋外的猫咪都是你许久不见的老朋友。你的心早已如提瑞斯法林地上空徘徊的钟声一般的疲惫,但狮王之傲旅店二楼温暖的炉火和柔软的床总能让你感到些许欣慰。店家的麦酒一如既往的可口,不像洛克莫丹矮人们的酒那样辛烈,一年前你去过那个冰天雪地的地方,矮人们厚重的盔甲下裹着比盔甲更厚重的山羊毛皮,他们从娘胎里就带来了对烈酒的渴望。你总是觉得奇怪这样寒冷的湖水里为什么会有鱼呢?但是你看见有人站在浮冰上不断地起竿、收竿。于是你拿起钓竿和鱼饵向他走去,一个脸上挂着白胡子的侏儒抬起头望着你不好意思的笑,你在他的瞳孔中看见了家乡沦陷的悲伤。

在那一瞬间你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个狗头人手里拿着蜡烛,生怕别人抢走的可怜模样。

国雄
一个头铁的怂逼,老年键语者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